茶水工的茶水间。堆文处。

关于

一段回忆

       深夜,林安下班后坐上末班公交,随着公交的缓缓行驶,他打开微博想刷出点治愈的东西来缓解上班时带来的疲惫感。

       什么都行,像可爱的猫咪,或者是笑料十足的段子。

       大拇指摩擦着手机屏幕,一条条微博快速飞过。其中一篇关于校园凌霸的文章引起了他的注意。 ...


无题

       内心的残缺,用任何情感也填补不了。没过多久你会发现那是死灰,拼命灼烧也不燃不起的灰烬,冻结在心中某一处。它在尽头,一个安心之处。负责吞并那些光与热,融为黑暗的一部分。你在呐喊呼救,心脏裂开肌肤渗血,这时黑暗归劝你融合,唯有这样才能减轻痛楚。

       你在恨与痛中寻找原因,明白堕落黑暗不会得救。寻找新的目标,得救。欺骗自我,得救。寻找真理,得救。

       乌鸦...

死神(中)

字数的原因分成上中下三部分了_(:зゝ∠)_

最后部分有点卡文,但会尽快放出。

  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   往后,少年游荡在有人居住的地方,寻找虐待孩子的父母,专门夺走他们的魂魄。民众提心吊胆,都称是天罚,死神来惩罚恶人。一到夜晚,家家户户闭门不出。

       望着生死薄上逐渐消失...

死神(上)

阴阳师同人,骨科兄弟。鬼使黑成为冥府鬼使前的故事。

弑父/自杀/流血有,结局HE

下部分已写好,还在修改中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   血色残阳,一个被死亡笼罩的庭院,少年正手持镰刀,到处挥砍。这个白天喝得烂醉如泥的男人前脚刚迈出家门就被眼前的情景吓到:妻子和小儿子满身鲜血躺在玄关。妻子的脖子像是被谁撕咬过,仔细看小儿子的脖子上有条深深的勒痕。大儿子紧紧抱住小儿子的尸体,随后拿起身旁的镰刀向他砍去。处于醉酒状态的他始...

我回来了,会陆续更些文,希望能做个不迷茫的自己。

待在lofter一年多了,日志更得不多,自己文笔也不算太好。也就发几篇EVA的短文。

其中有一段时间跑去工作了,几个月完了回来更抑郁了,脑袋空洞编不出点什么,更别说把先前的坑填了。也尝试过连载,哪知自己没坚持到两回就坑了_(:зゝ∠)_

算是瓶颈期吧,力不从心的感觉越来越强烈,大纲不会写,语言运用上存在不少毛病。长篇是要暂时放弃了,我需要学点技巧性的东西来弥补这段时间的空白。

所以,在这段时间,短文会更,但长篇是暂时不写了。最后谢谢给我点❤的小天使们(づ ̄3 ̄)づ╭❤~

愿望

为了自身的愿望而战斗,曾经有人对少年这样说过。


新东京,繁忙的城市地段,黑压压的人群走过斑马线。一位身穿西装的青年停在马路中段,转头望向背后硕大的月亮,仿佛期待那双红色眼睛再度注视着自己。但他知道终究会失望的,因为这个世界并非真实。

十四年前,少年痛苦地驾驶着初号机与莉莉丝融合,生命之树回应他所许下的真实愿望,重归现实。

如今,残破的世界已恢复当初的样子。唯独少了关于巨人亚当和使徒生命体的一切,凌波和渚薰也不复存在。

曾经的少年早已习惯这一切,现在的他已在这个重构的世界生活了十四年,从昔日懵懂羞涩的少年成长为日常三餐奔波的上班族。

每天上班下班重复性的劳动,这样子的日子平凡而简单...

恶之蔷薇(一)

漆黑的夜晚,店外的霓虹灯时而闪烁着,映红了坑坑洼洼的地面。不时会有两个男人相拥经过。史蒂夫像是穿梭在酒吧间的独行者,不断寻找下一个性伴侣。

他点起一根烟,回望两人经过的地方,不自觉地低头苦笑着。

“一个人?”迎面走来一位红发碧眼的小伙子。

“嗯。”史蒂夫稍有趣味地打量着眼前这块肥肉。

碧眼小伙示意把烟给他。没有准备的史蒂夫慌忙地翻起口袋,碧眼小伙笑着便把史蒂夫嘴里的烟掏出来,含着烟嘴深深吸了一口,右手游离在这个男人的胸膛上。

“有兴趣跟我一起找乐子么?”

“当然有。”史蒂夫说着便把嘴唇覆盖上去。

对方也因为史蒂夫的热情下意识伸出舌头,两人激烈地拥吻。互相侵犯着对方的口腔,撕扯衣服...

梦幻一体

这是个梦。

周围很是黑暗,海水的血腥粘稠度令人反感。

少年正在用双手不断摸索着,寻找一颗丢失许久的头颅。

黄色的液体浸湿了裤筒,沾染了白衬衫,他都依然用双手拼命划着……


频繁的动作,少年大口喘息着,等回过神来,才发现自己独自站在一望无际的深潭里。

身后耸立着巨大的十字架,带着面具的白色巨人。那是一个再也熟悉不过的场景。

少年因失望而惊恐地摇起头,身子不由自主向后倒退,跌坐在水里。

“为什么……?不让我找到薰君的尸首……?!”

他绝望地看着自己的沾满黄色液体的手掌,瞬间却变成了紫色硕大机械的手掌,仿佛自己的身影跟初号机重叠。

沾满血肉令人恐惧的深红色以及渚薰的头颅浮现在眼前...

没有莉莉丝的世界

闷热的天气,蝉嘶嘶作响。蒸笼般的热气,能确切感受到地表的温度。就算人体不断补充水分也不能停止汗水带来的辛辣感。

马路边上的少年按照约定走了过来。

十年前,当少年还是孩子的时候,母亲因病去世。当时他父亲并没有因此停止手上的工作,而是把照顾少年的责任丢给亲戚,自己却沉迷酒精与伤感之中。公司终日不见人影,家门夜夜不归。公司里的同事差点因此报警……

后来守墓的门卫打电话通知事情才得以平息。据说父亲他每天都来母亲的坟前上香。起初是白天,渐渐地晚上也守着,再后来连衣服也不换直接赖在坟前睡,门卫赶也不走。看见他脸色阴沉一身肮脏倒地在墓前,门卫只得让他睡在外头。帮他盖上纸皮,偶尔带点食物。

“老兄,你...

Garden(1) 红色的双眸

当世界还是混沌的时候,神以造物者的身份出现了。他用双手撑成了一片天,双脚踏出一片陆地,汗水顺滴而下汇成海洋。

从此世界摆脱了昏暗的摸样,有了光明与黑暗。

岁月的匆匆没有给世界带来稍许变化,世界依然孤寂清冷。于是神用他的双手捏出了动物。

泥做的动物踏进世界瞬间有了颜色,斑马迅速活过来止不住地奔跑。这些飞禽走兽为世界增添了许多灵动的光彩。

神并不为此感到喜悦。

直到他在湖水里看见自己的倒影。湖水泛光照出他永不衰老的脸庞,紧紧皱起眉头。随即,他好像明白什么的挖起湖里的淤泥。按照自己的形象握出一个人形。

他捏出了少年的脸庞,纤细的身体。少年有着乌黑的短发,黑曜石般的瞳孔。

神禁不住地高兴...

© 茶水间 | Powered by LOFTER